当前位置: > 正文
璧山搞作业组第一人张世碧
2015年11月02日 16:51:17
来源: 区政协
分享到

    刘大川

    张世碧,女,1929年生,今年85岁,家住天池村,在赖豆花的斜对面。我在谭伯渠老先生家里见到她,短发,不高,不胖不瘦,人很精神。去年生了一场病,痿了些。要是以往,每次下山,都要给在城里的儿女背一背菜。

    她1950年4月参加工作,领导她的领导先后有刘建公,桂瑞田,高玉田等,曾到黑龙大队,养渔大队,五里大队搞群众工作。她负责城东乡的妇女工作,为武装三分队队长,这个队全由妇女组成,一二队为男同志。

    为防国民党飞机偷降敌特人员,她们在天池村最高峰牛心山建了瞭远站,男的晚上到瞭远站守戒,十来个女的则到大队办公室警戒。大队办公室就在今天的龙桂寺。她是队长,每晚上都去站岗。

    除了警戒之外,她们还在凉亭关组织人检查通行证,以防地主、坏人乱走。有一次,检查到了刘县长,还得到了刘县长表扬。

    1952年,天池村只有三个团员,她们真正按照团员的要求来,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不留情面,追求进步。有社员未及时上公粮,她们去催促,交好的谷。除了催促,还亲自跟他们担,完成了任务,感到很高兴。

    她1952年参加党训班学习,1953年入党。因家里土地少人做,别人家的秧子都栽好,自己家的田还空荡荡的,就极力要求回农村。1954年,当天池村支部书记。

    1958年,吆麻雀,大办钢铁,一平二调。天池村,调了不少的东西出去,有肥猪,有苞谷,有红苕等,调往璧中,大旺,五里,染织厂。除了调物,还调人,全村就调了300青壮年去烧高炉。还砍树,树基本上砍光了,砍下的树把它烧成黑炭,用来炼钢铁。

    调出这么多人,犁田、栽秧没有人,她向城东公社朱显鑫书记反映,朱书记说:“你担心啥子,栽多少算多少,没有了吃,你到下面来担谷子,一平二调,有饭同吃,有衣同穿。”

    后来,又反对一平二调。这下,天池村就吃亏了。因她严格执行政策,山上空了,光了,群众不满意。

    1959年,璧山有5人到北京去参观全国农业展览,她因为成绩突出,能干出色,被选上,很风光了一下,享受了这一殊荣。她还评过全国“三八红旗手”。

    灾荒时,划自留地,按政策,100亩可以划7亩田坎给社员;如果超出10亩,算单干;超出15亩,为严重单干。她们天池村田少,自然田坎少,划的时候,征得朱书记同意,把土划为自留地,一人六厘。划完后,还剩大片土地,又征得上级同意,多划了几厘。

    她所在队人多,有200来人,地方宽,她就把全队划为4个作业组。这个作业组不同解放初的互助组,互助组是把人组织起来,搞生产,扶持没有劳动力的,土地是一家一户。作业组是生产队大了,不好管理,就分散管理,但统种统收。

    因山上树砍之后,荒林多,社员就私挖乱种,但政策不准留资本主义的尾巴,一有社员在规定外的地方栽这样栽那样,就要去铲资本主义的苗,为此,得罪了不少人。

    所以,当官久了遭人恨。

    1965年,大四清的时候,她就被“举起”了。

    工作组到她的屋,说她搞单干,自留地分多了,成立作业组,就是想为干单干作准备,要挖她的根根。挖了半年,没有挖到什么。又说她搞贪污。之前天池村有个会计,贪污了3000多元,被判刑5年。这下说她贪污了4000元。原来,一平二调后,折成了一点钱给天池村。她开了几天会,讨论处理这个钱。结果是30%给山林损失的农户,70%社员平分。没挖到贪污,又说她政治下不了台。原来天池村有个地主龙德云,为军统人员,被镇压了。开会的时候,他媳妇说你要讲话,你那个毛线我给你打几针。又说她怕死,幻想蒋介石反攻大陆。这是怎么回事呢,灾年的时候,凉亭关上杀了人,那时她又经常到公社开夜会,一开开成深夜,一个女同志,走夜路难免不害怕。她就说,是不是下午开会,或者第二天我一早下来,你们给我讲一讲。

    又说到她自留地有3亩,蒜都栽了3分。1979年落实政策,她才看到那个黑材料。蒜就栽在院坝坎子下,3厘都没有,说成3分!把他人的自留地都说成是我的,真是冤枉。又不让你知道,又不由你说,3亩自留地,问题严重了,一算,要退粮食1000斤。

    工作组一到家里,都要把她家旮旮角角看遍,看藏什么东西没有。为防她晚上把粮食运出去,还组织社员悄悄睡在屋檐背后,看有没有动静。

    要退1000斤粮食,不是一个小数。家里没有,就在每年生产队分粮时扣。那时,她上有两个老的,下有四个小孩,饿得嗷嗷直叫。娃儿早上出去了,晚上回去了,才算一个人,就到了这个地步。

    工作组除了看,还时常到家检查她家看吃什么。吃啥子啊,吃牛皮菜,酸盐水,面糊羹。

    落实政策后,这1000斤粮食并没有还我。

    1966年,被拉到璧师坝儿批斗。说她穿运动服,毛碧矶,有3亩自留地,这些都是乱说的。说她是璧山搞作业组第一人,一心想搞单干,也是璧山想搞单干第一人。

    我想,那时为说她错误严重,贯以“璧山第一”,未必是实。

    批斗后,被开除党籍,撤职。

    娃儿出不了头,人们指指点点的,“那是四清下台干部的娃儿”。推荐读书没有份,大娃儿读书不多。别人家吵架,歪起说这是张世碧挑拨的,矛头又指向她,无缘无故遭人恨。她的姐姐生病后,也饿死了。

    但整我的人比我还遭得惨,四清的时候整我,后来运动一来又整他。我遭批斗时,就站了一下;他遭批斗时,被贴大字报,糊浆子,弯腰杆,挨打。

    他为何又被举起?一是因素是文化大革命时,干部不好当。造反派找他批条,不批,马上挨打;一批,立场不坚定。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

    1979年落实政策,又叫她当村支书。官复原职,说明她以前没有错,在群众面前抬得起头了。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县委书记肖荣发到健龙川石大队,高度评价川石大队的作业组,说作业组是农村工作的一个创举。殊不知以前这样做要挨整。

    现在有时遇见朱显鑫书记,他说,那时该整我嘛,我叫你这样做的,怎么整到你身上去了呢。可是他那时敢这样说嘛。

    古人用萱比喻母亲。萱,有无忧之义,意为母亲能使人无忧。张世碧老人一生爱劳动,人一旦劳动起来,辛酸痛楚就被深深的埋在地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淳朴的生活使人无忧,忘忧,她们早习惯了草的一枯一荣,也习惯了人的得失荣辱。


  
标签: 责任编辑:
打印 转发 分享到
 
·璧山网
·政府网
·人大网
·璧山之声
政协要闻
睿智之言浸润镇街每一寸土地
为农村发展汇聚更多力量
向邦俊在璧城街道调研时强调结合需求 服务发展
提升履职能力 230余名政协委员进“课堂”
区政协召开“村卫生室和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协商会
音乐电视
璧山等你来
青草地
璧山隧道
你是我的手杖
公共通知
市国土房管局长董建国来璧调研
 关于召开璧山第九届第五次政协会议的通知
 关于区政协办公室主任、副主任分工的通知
 关于设置区政协委员界别小组及组长任命的通知
 关于印发区政协主席会议成员及委室联系委员的通知
 关于印发各专门委员会主任、副主任分工的通知
履职动态
大路小组三举措抓好联系群众传递正能量
市总工会调研督查组来璧开展调研督查
区政协人资环建委协商我区城镇排水(雨水) 防涝综合规划
张正刚走访慰问结对贫困户
专题协商加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
罗恩德看望联系户
科教文卫体委:调研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和免费开放情况
视察调研
关于我区五险工作情况的调研报告
璧山区城区学校建设工作调研报告
关于农业科技园区建设情况的调研报告
璧山区城区学校建设工作调研报告
关于乡村旅游发展和机关建设的调研报告
关于金剑山休闲旅游区发展建设视察报告
关于农产品质量安全建设情况的调研报告
首页 政协概况 界别设置 党派工作 政协动态 政协会议 视察调研 委员提案 社情民意 规章制度 理论研究 委员风采 文史纵横 履职平台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方式 | 使用帮助
主办:政协重庆市璧山区委员会 技术支持:重庆市璧山区党政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1360X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